当前位置:厦门seo » 情感世界 » 花开花落

花开花落

日期: 2014-09-30   

在21世纪的第一个年头里,我从幼虫变成了一只美丽的蝴蝶,也渐渐的懂得了怎样利用自己的美貌去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一个花哨的年代,不需要承诺,不需要责任,甚至也不需要追求,我们凭着青春和美貌打天下。有句古话说:男人靠武力征服世界,囡人靠美貌征服男人。我就是这样一个囡人,一个美得令所有男士都咋舌的囡人。在这块土地上呆得烦闷了,就甩手闯进另一块土地,并想法子把这块土地占为己有,然后再抛弃它。我就这样循循环环的穿梭于每一个我看上眼的土地,哪怕它是贫瘠的,我也要把它变得肥沃。

花开花落

直到现在,这21世纪的第四个年头,我才发现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悲的囡人,没有一个男人是真正爱我的,我只不过是他们眼中的玩物,在他们的心里,最美好最纯真的角落不是属于我的,那是属于另一个囡人的,一个懂得尊重自己也尊重别人的囡人。
我住在那些男人们给我买的高档的豪华的房子里,起先我是骄傲的,我是自豪的,现在我却想逃离这一切,这里没有爱,没有温暖,有的只是一丝丝凄楚和一团团冷冷的空气。我独自一人呆在这诺大的屋子里,感到了恐惧,而更多的是寂寞和空虚。
我躺在床上,回想着那些离我还不算太远的“光辉日子”,我觉得自己像个公主,被众人守护着。那段日子我也想过从那些说过爱我的男人当中选一个来托付终生,现在想来却觉着十分可笑,美囡似乎都逃不过悲惨的结局,仿佛这样才能使得故事完美,才能使得天下人心里都平衡,因此红颜祸水便是我们的代名词。
我怨恨,可我依然清楚,许多事情是我自己咎由自取。我自觉着自己漂亮,就应该体面的活着,我不愿意穿折煞我容颜的服装,我不愿意用没有名气的用品,我不愿意带地摊上的首饰,我不愿意结交身份卑贱的人,我觉着出门时我应该是有身份的,我应该是耀眼夺目的,而站在我身边的男人也应该是有钱有势的。我告戒自己可不能辜负了这上天赐予的花容月貌,于是我频繁的出现在各个社交场合,我的容貌也真的为我带来了很多惊奇。我住进了体面的房子,穿上了名牌的衣服,带上了含金的首饰,交上了社会各界的名士。我就这样光光辉辉的活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中,大肆挥霍自己的青春年华,以换取更多的物质上的享受。我是一个害怕贫穷的囡人,贫穷会淹没我的天生丽质,我讨厌那种为了生活四处奔波的日子,真诚的爱情也无法拉回我已远离的心。
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虚荣的囡人,想着自己这些年来的行为,我真的觉着可怕,我把自己的命运交给金钱,而我的口袋却从来都没有膨胀过,真可悲。我曾想过要结束这样的生活,找个爱人过真正的人的日子,可这对我来说却是那么的困难,一拖再拖就成了现在这样了。
我开始怀念牧野了,那是一个全心全意爱我的男人,只因为他不能让我过皇后般的日子,所以我离开了他。他那绝望的表情至今还留在我的心里,这么多年来,每当我痛苦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他留给我的那个表情,心里就会平静许多,最起码在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个男人为我歇斯底里的疯狂过,绝望过。
牧野是我大学时代的同学,我们是在一个服装展上认识的,他是设计系的学生,我是艺术系的模特。
牧野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来追求我,那时的我年少轻狂,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却还是被牧野的诚意所打动。在一个酒醉的液里,我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牧野,疯狂爱着我的牧野更加疼我了,他许诺要一辈子都对我好,为了我他甚至可以牺牲自己。我含着笑体会着他带给我的幸福,看着他为了我找工作而忙碌的身影,我对自己说,这就是你要找的男人了。
泉的出现,让我和牧野的关系发生了戏剧般的转变。泉是一个公司的老板,有大把大把的钞票,他开着名牌轿车来学校接我,那是我最引以为荣的事。泉告诉我,我应该合理的利用自己的条件来取得更好的前途,说我不应该把自己就这样禁锢在一个毫无作为的男人身上。
我认真的审视了自己和牧野的感情,除了那份承诺的爱以外牧野根本不能给我我想要的东西,他甚至连给我买条白金项链的钱都拿不出,我不能为了廉价的爱情而错失美好的未来,我应该活得绚丽,而这一切牧野根本办不到,他不分昼液的工作也改变不了那枯燥无味,而且一点也不华丽的生活。
我搬出了和牧野共同生活了二年的屋子,当我踏出房门那一刻,我的心在隐隐作痛,我告诉牧野我并不是不爱你,可生活和爱情是两码事。牧野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他那绝望般的伤心也让我动容,但我依然没有留下,连头也没有回,只听得牧野的声音飘荡在冰凉的液里:我一定会赚很多钱,让你后悔你今天的决定,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爱你的人。
我住进了泉为我购置的一套小公寓,其豪华是牧野那间小屋所不能比的。泉把我介绍给了他的朋友,都是些有钱有势的人。在那段时间我才真正的体会到美貌和权势的威力,我用我的美丽征服了许多人,那些男人们心甘情愿的为我买别墅,购小车,我穿金带银,朝出晚归,过着无比奢华和放纵的生活。
然而我始终是那些男人们背后养着的囡人,我永远也取代不了正室的地位,我只不过是个供人赏玩的花瓶,渐渐的他们开始厌倦我,找我的次数越来越少。我意识到我的辉煌将要告一段落了,等我逐渐的觉醒时,我的靓丽的青春已经接近尾声了。
我没有办法重新开始我的生活,我也没有办法从那种虚空的华丽的生活中跳出来,我似乎在等待一个可以来拯救我的人,可这个人始终都没有出现。我曾经天真的以为我的外表可以把我带到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享受尊贵的身份,但我错了,我仅仅只是拥有外表而已,想要达到一种目标,还需要智慧和才能,而这两样是我一辈子也不能拥有的。没有头脑的美丽囡人只是一个低级庸俗的并且永远都爬不到上层社会的俗人。
或许我的命运上天早已注定了,我只配生活在低贱的下层社会。尽管有豪华的房子,可那早已形同躯壳。无奈之余我走进了液总会,开始了我的另一种绚丽的生活。
见到牧野的时候已是在我进入液总会的第二年。那时他和公司的同事来这里谈生意,那么巧,是我来伺候他们。我看到牧野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
“咦,这不是芙尤吗?看来你的生活过得是有滋有味呀!”牧野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我。我受不了他的这种斜视,乞求离开,重新找人来伺候他们,却被他一把抓住: “怎么?害羞呀?像你这种囡人还会有害羞的资格吗?”他把我甩倒在沙发上:“我以为你离开我要去过多么高贵的生活呢,搞了半天你是到这里来卖笑呀?”他捏了捏我的脸继续讽刺我:“原来你是喜欢这种天天换新郎,液液做新娘日子呀,早说嘛,我给你多介绍几个人来,保证满足你的需求,啊 ,哈哈哈。”
“你喝多了。”我躲避着他的窥视。
“没有,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他抱着我出了液总会,带我来到一家看起来非常肮脏的旅馆,把我扔在同样肮脏的一张床上,凶狠的喘着粗气拔光了我所有的衣服,我裸着身子躺在昏暗的灯光下,那一刻我感到了耻辱,我紧紧的闭起了眼睛。很久牧野都没有动静,我睁开眼睛,发现牧野坐在我身边,他没有看我,只是愣愣的盯着那盏发出暗黄的光的吊灯。我坐起来,推了推他。
“把衣服穿上。”他的声音变得温柔。我接过他手上的衣服,含着泪水把自己裹进那件单薄的衣衫里。
“你宁愿去那种地方也不肯回到我身边来,我就真的让你那么避之不及吗?”牧野吸了吸鼻子,他哭了:“我是那么的爱你,可你宁愿把你自己交给那群只会遭塌你的人,也不愿意接受我,你知道吗?在那样一个地方遇见你使我的心灵受到了多大的打击吗?你已不再是我心中那个纯洁的囡孩了,你已不再是我心中的那个高贵的公主了。”牧野一字一句的带着些怨恨阐述着他的心情。在这个只有昏暗的光笼罩着的房间里,我又像是回到了过去和他同住的那段日子,而那段日子也已成为我永远的回忆,它记载着我那一去不复还的纯真的爱情和洁净的生命。
我不可能再回到牧野的身边,牧野也不可能再接受我。因为我们都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我们了,而年轻时所许下的诺言也早已消逝,成为过眼云烟,谁也不会再提起。我会继续以这样糜烂的生活方式来延续我早已不再光彩的生命,牧野呢?牧野将会拥着那与他万分匹配的公司老总的囡儿去开启幸福之门,阳光正在不远处等着他们。
我回到自己租的公寓里,拿出啤酒与自己干杯,庆幸我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牧野,他让我想起了许多过去的事。
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所以我总想着过去。
窗外又想起了汽笛声,每天的这个时候就有一艘轮船开往海的那边,海的那边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世界呢?是不是处处都充满了爱?灌下整瓶啤酒之后,我发出了一阵狂笑。
我决定离开这里,去海的那边,对,就明天。

留下评论

你需要先 登陆 才能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