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厦门seo » 情感世界 » 故事里的人你何时转身

故事里的人你何时转身

日期: 2013-08-23   

qgsi2
1,
“你越想知道是不是已经忘了,反而记得越清楚。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的时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让自己不要忘记。”“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当一个人走到一个高度,并还在继续向前,那么俗世的观点和思想便离他愈来愈远了。
2,
失眠。等闹钟响起床,刷牙洗脸,跟头一天晚上没躺下过似的。整晚清醒,这是以前都没有过的。我一直都挣扎着脱离,原来硬性地想要摆脱既定的生活习 惯,便会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而人生也延续着它自己的步调轮回着,就像前段时间嗜睡,如今失眠一般。其实我并没有执意要进入深度睡眠的状态,就像是否能够 熟睡好像并不受控制一般。怕光,怕吵,怕闷,怕热,很多事情需要发愁,白天喝多了可乐,身体不舒服,过了睡觉的点。诸多因素。
在上海的这段时间,我总是不断地想起张爱玲,想起她的旗袍,她指间的烟,想起她笔下那些回不去的故事,想起她的爱情,她的命运。想起民国时期的上海,总感觉那才是这个城市最美的时候。虽然我不为此而来,更不为此而往。
随着年岁的增长,表象的东西好像总是能够迅速地被击破,然后看到背后的面目可憎。不被轻易地蒙蔽,也不轻易地相信。伴随着年龄的东西,终归是没有什 么好坏之分的。很多东西在经历后变得淡然,那些在旁人张牙舞爪下的,泰然自若,原来只是更多的见怪不怪积淀而成的。而在世界的打磨下,不被改变的,成了我 们最真切的面目。我会渐渐老去,也会越来越从容。
4,
《无比芜杂的心绪》一篇序文中,村上春树写到“所谓故事就是风。当有东西摇曳时,风才为人眼辨认。”我总是无法脱离自身,没有任何载体地诉求。微小 的细胞张缩着,都带着被发现的诉求。天气预报说明天有暴雨,这种头要爆裂的沉闷估计也会得到缓解。总有一段时间,惧怕聊天,惧怕被问及近况,可能对于连自 己都困惑的东西,是没有办法很好地传达给别人的吧。于是,这样的时间里不知如何与一切相处,人,世界,甚至是自己。
“请多观察,少下结论。”我一直都写不出故事,被废弃的所谓长篇,两三短篇都差强人意,然后就像有心理障碍一般,难以继续。《东邪西毒》里欧阳锋 说,“每个人都会为一些东西而坚持,在别人看,可能觉得浪费时间,但他自己觉得,很重要。”很多东西,我舍不得按下“删除”。无法复制任何,只能在这种自 我折磨般的成长中找到自己的节奏。
每一个心力交瘁的日子,都无法将目光转移到别处。“我听人家说,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可以一直的飞呀飞,飞得累了便在风中睡觉,这种鸟儿一辈子只可以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
有时候想想,梦想就像一颗小小的秧苗。有人从我们手中试图拿开它,却被我们拼命地抱紧。不停有人告诉你,放弃吧,它长不大的。可你还是每天细心地浇 灌它。有时候它真的像是快要死了,你在心里拼命挣扎着,是不是它真的长不大需要丢掉去寻找好养的秧苗。可它却又在每天的阳光、水滴中,默默地重新变得绿 意。慢慢你开始发觉,幸福是每天对它的浇灌和照顾,看着它在阳光下绿意盎然,虽然弱小。以致,最后的它是否会长成参天大树已没那么重要了。
5,
“我作为一介小说家,在万籁俱寂的时分,有时会听见那涓涓细流的声音。我个人固然微不足道,不必说,于世间几乎没有用处。但觉得此时此刻我所做的, 就是自古以来绵延不断的某种至关重要的事情,今后它必定也会传承下去。所谓延续性,也就是道义性。而所谓道义性,就是精神的公正。”
它。微不足道。又意义深远。
它。看似孤独。却都在路上。
6,
想起他的时候,她会到那时他们放学回家经过的十字路口。每次她都是笔直过马路,他则向左转。他们从来都没有一起走过,但那时的她知道他一直在后面看 着她。年少的一切,单纯又怯弱,伴随着对未来无限可能的一种坚定。长大后的她,再次走在那条路上,仍扎着马尾,穿着帆布鞋,可是街那头的少年已经在时光里 面淡却,他决然着,身影模糊,从此消失,永不回头。
而墙头的石榴花开得正好,马路边仍掉着玉兰的花瓣。

评论 (2)

  1. 噶玛拥真
    2014 年 3 月 1 日 下午 11:17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你是不能缺少的部份……”在方文山的文字世界里,我最喜欢的那篇散文是《发如雪》;在音乐世界里,我最喜欢歌曲便是这一首:《小小》

  2. wabisabi广
    2014 年 3 月 1 日 下午 11:17

    我们是在故事里的人丶演绎着属于知己的故事。

留下评论

你需要先 登陆 才能留下评论 。